商业澳洲 新闻 澳大利亚移民部长表示,坎爷可能会因为反犹太言论被拒签

澳大利亚移民部长表示,坎爷可能会因为反犹太言论被拒签

 

就在时任澳大利亚移民部长的亚历克斯·霍克以品行为由驱逐网球明星诺瓦克·德约科维奇一年后,他的工党继任者安德鲁·贾尔斯又面临着另一位有争议的访客——美国说唱歌手坎耶·维斯特。

 

 

虽然他既是音乐家又是说唱歌手,但对他的最好描述可能是一个有社会影响力的人——他的观点非常具有攻击性,尤其是在涉及犹太人和大屠杀时。

反对党领袖、前内政和移民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从来不会错过任何政治机会,他宣称,如果他掌权,他将阻止坎爷来澳。尽管媒体的兴趣越来越大,但负有实际责任的部长贾尔斯尚未做出回应。坎爷的旅行计划仍悬而未决。

坎爷的案件主要在移民法中允许以“品格”为由禁止入境澳大利亚。这包括任何可能“诋毁澳大利亚社区”或“在澳大利亚社区中煽动不和”的人。

我们目前的移民法是由长期以来备受瞩目、有争议的签证申请人所塑造的。所有这些案件都突显了一个事实,即对于那些寻求进入澳大利亚的人来说,言论和表达自由的权利从未得到法律的承认。

最著名的案例之一涉及否认大屠杀的英国人大卫·欧文(David Irving),他的访客签证在1993年因品格原因被拒,特别是因为他“可能参与破坏澳大利亚社区,或暴力威胁伤害澳大利亚社区”。

欧文提议的访问引起了各个社区团体的强烈抗议。然而,他的支持者推动联邦法院对部长决定产生质疑。尽管有人担心这些法律会造成“诘问者的否决”,但法院认为部长的决定没有法律错误。此后欧文又多次被拒签。

 

 

这种模式在许多其他案件中也在重复,包括去年由于德约科维奇在COVID疫苗接种问题上的立场而决定取消他的签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著名的访客签证案例之一涉及一个人,他来到澳大利亚警告人们注意阿道夫·希特勒的危险和法西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

1934年,著名的捷克共产主义者埃贡·基施(Egon Kisch)受邀在墨尔本的一场反战活动上发表演讲。联邦政府认为他的访问可能被用来传播共产主义宣传。

20世纪30年代,在移民问题上没有“品格测试”,但政客们在此过程中仍然发挥着关键作用。

相反,使用的排除手段是1901年《移民限制法案》中的“听写测试”。

基施的语言天赋让移民官员感到沮丧——他精通多种语言——移民官员给出的苏格兰盖尔语测试,这是一种 Kisch 和官员都不熟悉的语言。高等法院推翻了驱逐基什的决定,理由是苏格兰盖尔语不是“该法案规定的欧洲语言”,这在澳大利亚的苏格兰社区激起了愤怒。

有趣的是,驱逐基施的决定是由新上任的自由党总检察长罗伯特·戈登·门齐斯(Robert Gordon Menzies)做出的。门齐斯得知基施早些时候被英国拒之门外,认为这是澳大利亚效仿的充分理由。

 

 

政治考量往往是其中一个原因

 

有争议的访问者可能会支持冒犯性的观点,这一直是政治分歧双方的政治家所关注的问题。

然而,保守派政客似乎特别热衷于打出品格牌。例如,1997年,时任代理移民部长阿曼达·范斯通(Amanda Vanstone)决定取消美国种族平等活动家洛伦佐·欧文(Lorenzo Ervin)的访问签证。此举是在直言不讳的右翼参议员宝琳·汉森(Pauline Hanson)干预后做出的,她强调欧文的犯罪历史。

和Kisch一样,Ervin被监禁,在高等法院成功上诉后被释放。

10年后,另一位美国政治活动家斯科特·帕金(Scott Parkin)因参与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抗议活动而成为攻击目标,但他并没有那么成功。范斯通(再次)以品行为由取消了他的签证,他被驱逐出澳大利亚。

 

这对坎爷的案子有何影响?

 

与之前的案例不同,坎爷似乎没有公开的访问理由,比如表演或演讲。

与一位墨尔本女性结婚后,他只是想入境探望他伴侣的家人。这可能足以将他与这些早期案例区分开来。

从以前的案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移民部长长期以来享有非凡的权力,可以排除和驱逐那些在澳大利亚可能不受欢迎的非公民。这些决定不可避免地涉及政治考量。问问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就知道了。

 

#澳洲 拒签# 澳洲 移民律师# 澳洲 入境# 澳大利亚 探亲签证#澳洲 旅游签# 澳洲 留学# 澳洲 海关申报# 澳大利亚移民法规#

作者: Cecili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766331

邮箱: info@getau.com.au

澳洲本地网站设计开发团队 超20人团队,悉尼设计开发14年 联系电话:1300766331 微信: XtechnologyAU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