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澳洲 留学资讯 由于签证延误长达 3 年,数百名博士生被迫滞留在海外

由于签证延误长达 3 年,数百名博士生被迫滞留在海外

 

数百名对澳大利亚未来经济至关重要的海外博士和博士后研究人员正在等待长达三年才能批准下来的签证申请。

 

 

学者们表示,他们对过长的等待时间感到沮丧,因为资金充足的研究就这样被搁置,获得助学金和奖学金资助的学生因职业生涯而陷入困境。

他们指出,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家的签证周转时间约为15天。

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数据显示,对于涵盖研究生研究领域的 500 子类学生签证,为期一年是“在标准处理时间范围内”。

克莱门特·卡农(Clement Canonne)是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的一名计算机科学研究员,他有一名获准跟随他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却被困在新加坡一年时间。该名学生攻读的博士学位以研究计算机科学和机器学习理论为主。

这位中国公民于去年12月8日申请了签证。

 

 

卡侬博士说:“他非常合格,平均绩点很高,我为他攻读博士学位申请到了四年的资助。”

这名学生在等待签证期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担任研究助理,目前正在美国提交一篇研究论文。

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SW)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先的研究员托比•沃尔什(Toby Walsh)表示,他有一名学生被困在巴基斯坦,她已经等了两年签证批准,尽管她的丈夫在就澳大利亚从事IT行业。

“如果这件事不能尽快解决,他们俩都会离开,去别的国家寻求发展。愤世嫉俗的人可能会认为,这种拖延是一种有意为之的策略。但这些都是真正聪明、有才华的人,他们将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美好,使我们的经济变得更强大,”沃尔什教授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数百名由学校全额资助或获得竞争性奖学金和补助金的高等学位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员一直在等待签证,却无法开始他们的博士或博士后研究生涯。

由于资助规定禁止在海外付款,进行远程学习的学生无法获得工资或助学金。

 

 

“大学因此失去了数十名优秀的申请者,博士生陷入了困境;研究议程受到了威胁,”Canonne博士说。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希望现任政府能改变这一点,但现在已经6个月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政府的签证处理或不处理还是一如既往地不透明。”

坎农博士指出,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数据显示,对于500个子类学生签证(涵盖研究生领域),一年处于标准处理时间范围内。

艾博年政府上台时,内政部接手了积压的100万份未处理签证。然而,莫里森政府最终预算中对该部门8.75亿澳元的削减是否会导致签证申请陷入僵局,这引起了人们的担忧。

Peak group Universities Australia表示,他们并不知道有超出正常处理时间的签证延误。

内政部在6月至11月期间签发了15.24万份海外学生签证,等待处理的学生签证总数自6月以来减少了一半。

 

 

然而,莫里森政府的一项规定被暂缓执行,该规定要求内政部长亲自批准针对在生物燃料、先进机器人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疫苗开发等前沿领域学习的海外研究生的任何课程更改

内政大臣克莱尔·奥尼尔(Clare O ‘Neil)表示,在关键技术清单得到更明确的定义之前,她不会实施新规定。

她说,莫里森政府出台的这项法律写得非常糟糕,可能会被解读为她必须在每位海外研究生的每一次课程变更上签字。

 

# 留学移民# 海外博士# 澳洲 留学# 澳洲 博士申请# 澳洲 签证# 澳洲 移民律师# 澳洲 学生签证# 海外留学#

作者: Cecili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766331

邮箱: info@getau.com.au

澳洲本地网站设计开发团队 超20人团队,悉尼设计开发14年 联系电话:1300766331 微信: XtechnologyAU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